2018年01月18日 星期四 服務咨詢:968115
首頁 創業創新

德企為何扎堆這座中國小城?中國是世界的定海神針

[環球時報記者  馮 羽  戚席佳  環球時報駐德國特約記者  青 木]編者按:“德國企業眼中的中國模范城市”——獲得德媒如此高評價的并非是北上廣深等大名鼎鼎的大城市,而是很多中國人都不太了解的小城太倉。它是江蘇省蘇州市下轄的一個縣級市,卻聚集了至少280家德國企業,其中,46家是“隱形冠軍”企業。“隱形冠軍”,即精耕行業中細分領域的企業,市場占比全球前三或所在大洲第一。雖然客戶往往是知名大品牌,但由于其供應的往往是配件或原件,因此鮮為公眾熟知。太倉有何魅力吸引了這么多高精尖企業?作為改革開放后首批進入中國市場的外國公司,德企又如何看待當下西方媒體所謂的“中國投資環境惡化論”?帶著這些問題,《環球時報》記者深入太倉一探究竟。

從上海市中心出發,驅車50公里、用時約1小時,《環球時報》記者到達江蘇太倉。這里非常干凈,沒有密集的高樓,沒有堵車。道路兩旁綠樹成蔭,路邊的廠房外觀很多是統一的顏色。德國《世界報》將太倉稱為德國企業眼中的“模范城市”,報道說這里有德國餐館、啤酒節、雙層別墅區,以及讓人聯想到德國的木質結構建筑……“對德國人來說,太倉太漂亮了”。

太倉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招商局局長郁穎珠對《環球時報》記者介紹說,太倉高新區1993年成立,那時被稱為太倉經濟開發區。同年,來自德國西南部的中小型家族企業克恩-里伯斯落戶這里。發展到現在,開發區內的德國企業已有280多家,是全國德企最密集的地方。“像這樣一個縣級城市聚集這么多德企,全國找不出第二個了。280多家德企中,46家屬于‘隱形冠軍’。”郁穎珠說。在開發區范圍內,形成了德國人喜歡居住的區域,面包房、香腸店等一應俱全,每到舉辦啤酒節,在蘇州和上海的德國人都會過來。

記者在太倉采訪調查的第一站是太倉德國中心。該中心為在中國投資的德國企業提供金融、法律等服務,以及為中小型企業提供辦公空間,如今入駐企業有30多家。這里是德國在中國設立的第3個德國中心,于2016年正式投入運營。

該中心董事總經理馬悌思可以說是個中國通。從2006年到上海的德國中心工作起,他一直活躍在中德政府之間、企業之間進行各項工作。馬悌思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中國是唯一有3個德國中心的國家(其他兩個在北京和上海),位于其他國家的兩個德國中心也都設立在首都或者經濟中心,“唯獨太倉屬于四線城市”。“就外資未來發展方向而言,一線城市已不是主要市場,而是二三線,甚至是四線城市。中國的小城市發展很厲害,我們現在也計劃去其他小城市開設德國中心。”馬悌思說。

談及太倉的吸引力,馬悌思對記者舉例說,德國中心在太倉的用地規模和裝修標準放到上海的話,成本可能是目前的六七倍,而費用環境恰恰是對德國中小企業非常重要的一方面。另外,太倉距離上海很近,一點兒都不影響國內外客戶實地考察和訪問的效率。

郁穎珠在采訪中用“找對象”來形容德國企業在太倉的落戶。“德企是技術密集型、資本密集型企業,而非勞動力密集型,因此用工人數不多。太倉本身是縣級市,人口也不是很多。”郁穎珠說,德國企業落戶太倉就像“找對象”,是雙向選擇的結果,德企認為太倉能滿足他們的需求,太倉的能級也和他們匹配。

“隱形冠軍”的現實意義

采訪太倉的德國中心和企業期間,創新與研發可以說是高頻詞匯。一項統計數據顯示,全球3000多家“隱形冠軍”企業中,德國占了1300家左右。馬悌思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在德國中小型家族企業的血液和靈魂深處,都有維護家族榮譽的使命感,因此能為了創新不遺余力,在研發領域“不惜成本”。德國“隱形冠軍”企業通快(中國)有限公司行政經理鄭雯對記者介紹說,該公司將每年銷售收入的10%投入到研發中。資料顯示,2016/2017財年,通快的銷售額為31億歐元。

在采訪期間,《環球時報》記者深刻體會到德國企業對技術的保護。在卓能公司跟愛瑞克愉快交談了1個小時后,他主動提出帶記者參觀車間,但嚴肅地告知記者必須站在規定的區域內,不可越界。此外,記者可以拍遠景照片,不能拍產品特寫或者有客戶信息的部位。當記者穿著防塵衣服進入車間后,發現“不可越界”就是要按照地上劃定的線走路的意思。

馬悌思注意到,中國公司在創新研發領域也正奮力趕上。“中國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專利登記,未來在這方面趕超德國也是有可能的。越來越多的中國年輕人到西方接受教育,就讀世界頂級學府,用歐美先進的工程學、工商管理理論和相關實踐武裝了自己,學成后回國發展。他們是有著國際化思維的新一代中國企業家。”

1978年出生的陳鋒應該算是馬悌思所說的“新一代企業家”。他是浙江萬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總經理,負責集團旗下汽車零部件業務。這部分業務年銷售額為23億元,研發經費占其中3.5%,陳鋒計劃在2020年將研發支出提高至5%。他在電話采訪中對《環球時報》記者說,“隱形冠軍”企業對于德國當地經濟發展的促進也契合現階段中國民營企業的發展特征,對中國的家族企業、中小型企業具有現實性指導意義。萬安目前也從歐美國家以及日韓等地引進外籍專家。陳鋒認為,只要能找到真正的行業高精尖人才,薪資方面根本不會有壓力。人才能保證企業的創新力,提高競爭力,這是至關重要的。

郁穎珠也認為,“德國企業的發展理念對本地的民營企業影響很大,據初步統計,太倉有大概300家民營企業給德企提供零配件。在潛移默化中,德企的先進技術、經營理念、對產品質量的嚴格要求,都會影響當地民企”。她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如今中國的民營企業也有動力,他們愿意跟著德企的步伐進行技術創新,一些民企開始向“隱形冠軍”學習,走國際化道路。“去年,我們每年在德國舉辦的太倉日開始有中國民營企業加入,跟德國公司共同研發某個產品,合資建廠形式也越來越多。”郁穎珠說。

就中德企業差異,馬悌思說,德國公司通常會花很長時間制訂一個計劃,接著按照既定規定規則運行;中國企業習慣于迎頭就做,邊做邊調整。“在中國的德資企業中,兩種風格正相互補充,這也是不錯的一種實踐。”

對于在德企的中國員工,馬悌思和愛瑞克最大的建議是,要積極發揮“主人翁”作用,不要只是做老板命令的執行者,外方更希望員工能主動思考問題。愛瑞克對《環球時報》記者說,他在公司推廣團隊化管理,鼓勵中方員工更多地參與企業事務。他認為,中國員工的優點是“辦事速度很快、適應力強,能很快實施一個新的項目”,不足之處便是“習慣于聽上級的指揮”。

他們對當地政府贊不絕口

對于當地政府,馬悌思贊不絕口。他對《環球時報》記者說:“太倉政府的支持力度很大,我可以跟市長和書記直接聯系,政府官員也很了解德國人的特點。如果有新客戶或者租戶,他們會帶著參觀介紹,做得非常專業。”這一點得到德國卓能電子(太倉)有限公司總經理愛瑞克的證實。卓能電子是“隱形冠軍”企業,客戶包括蘋果公司、中國的高鐵。愛瑞克對記者說:“很多時候一個電話就能解決問題,而且這里還有很多會德語的公務員。”郁穎珠告訴記者,從意向考察到落地,當地政府都會派一名固定員工與外資企業對接,甚至是外籍員工子女入學就醫這樣的問題,園區工作人員都會盡力提供幫助。

與此同時,太倉十分重視職業教育。參照德國模式,當地政府于2001年建立了雙元制職業工人培訓中心,以確保能為園區內的德國企業輸送人才。該中心的老師與教材全部來自德國,培訓項目覆蓋中專、大專與本科各個學歷層次。“這么多年下來,我們培養了近萬名藍領技術工人,有些好學生,還沒畢業就被‘預訂’走了。”郁穎珠說。

在采訪中,郁穎珠還對《環球時報》記者強調了一個概念:“從很多年前開始,我們就在提‘招商選資’,而并不是‘招商引資’。在這個概念框架下,環保是引進園區的第一評判要素。如果這方面有問題,即使投資再大、效益再好,我們也不要。而德國企業在環保方面意識非常強,在太倉的這些公司都是花園式工廠。就算某個企業、某個工藝存在污染,他們也會非常規范地處理好。”

在執行低碳環保方面,太倉政府對自身要求也比較嚴格。《環球時報》記者前去采訪的那天天氣非常陰冷,但招商局所在的大樓沒有開空調。接待人員對記者說,根據當地政府規定,只有連續5天達到低溫標準,辦公大樓才能開中央空調。

“中國是世界的定海神針”

在中國加強反壟斷調查執法、凈化商業環境的大背景下,部分西方媒體和機構聲稱跨國公司在華投資的“黃金時代”已結束,甚至炒作“中國投資環境惡化論”。

對此,馬悌思對《環球時報》記者直言:“有關中國的負面報道在西方更好賣。中國投資環境與政府的反腐措施有關,我的理解是,中國政府之所以這么做,就好比你要打掃客廳,得先把家具放到外面,暫時不能坐下看電視。打掃好后,條件就會更好。”在馬悌思看來,中國政府是要提供一個更透明的法律和投資環境,中國市場越來越開放也是需要時間的。

在中國待了20多年的愛瑞克認為:“中國投資環境在變好。美國有特朗普,歐盟更多的是一個貨幣聯盟,而非國家聯盟,只有中國才是世界的定海神針。”

愛瑞克說,他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粉絲,準備在回德國過圣誕節期間仔細閱讀學習英文版的《習近平談治國理政》。他還用“復制粘貼”來形容他參照中國政府的五年規劃制訂他自己公司的五年計劃。

郁穎珠直接用數據回應“中國投資環境惡化論”。她對《環球時報》記者說:“我們開發區的GDP、工業總產值、稅收都保持每年兩位數的增長。開發區每年新增的外資企業是40家至50家,德國企業每年增加15家至20家。基本沒有外資企業撤離,極個別撤資的企業也是出于來自總部的原因。98%以上的德國企業都在很健康地發展。”

德國在華商會11月公布的一份年度調查報告顯示,在華德企對中國總體經濟形勢的評估要比2016年更為樂觀。此次調查共有423家德國企業參加,其中2/3的企業認為,公司今年可以完成甚至超過營業目標,75%的企業認為2018年營業額將再度攀升。對于大多數德企而言,它們在中國面臨的最大問題是招收以及留住專業技術人員,以及不斷上漲的人工成本。1/4的受訪德國企業表示,兩年內會有新增投資的計劃。


相關文章

關于舉辦法律(企業所得稅法)精讀與應用培訓班(肇慶)通知

為宣傳貫徹國家為企業降稅減負有關政策,幫助中小微企業認識理解新形勢下企業所得稅相關法律法規,提高中小微企業守法用法水平,中心聯合有關服務機構舉辦法律(企業所得稅法)精讀與應用培訓班(肇慶)。

Top